您现在的位置:重庆巫溪人大信息网>> 人大艺苑>>正文内容

窗 外


作者:张啟生 来源:人大宣传信息中心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11日 点击数:

时令快到立春,我大清早来到办公室拉开窗帘,街边路灯电杆上又添一道靓丽的风景,刚刚挂上去的红红中国结和串串红灯笼掩映在绿树丛中,显得格外耀眼,让美丽的小城更平添了几分喜庆的味道。远处,一声金鸡报晓,鸡年的脚步近了,小城“老旧”的年味也渐行渐近渐浓了。

时间飞逝,掐指一算,2014年我从县人大调县港航管理处任处长,一晃就快三年了。看着窗外“送旧迎新”的道道风景,回味过往的岁月,真是感慨万千。马年伊始,我被县委抽调到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督导组,安了个常务副组长的“头衔”,负责9个单位的监督指导。不知是督导得好,还是早就“臭名在外”,工作变动较为频繁的我,在还有点热浪袭人的9月下旬,通过组织考察、常委会定夺、书记谈话,一纸红头子文件又将我从一个小小的“议员”变为小小的“官员”,恰似“一张旧船票再登上一溜破客船”,其主要职责是在水运市场急速下滑的关键时刻,为全县的水上交通“保安全、保稳定、保畅通”。当时一领到重任,我真感觉哭笑不得,我知道该单位的一些问题现状,并且在人大机关亲自接待和处理过该行业一系列让人头疼的信访问题。又是一个临危受命的调动,一个任重道远的抉择。也许生来就是操心的命吧,好事没我的份,麻烦事尽让我遇到了。

不管怎么想,我是党员,也是县人大代表,按照组织原则还是要硬着头皮去。送我上班的同事通过参加第一个单位职工会后,看着下面怀疑的眼神、躁动的情绪,发出感慨:“哥子,开船的不好惹哈,去了还是要小心为妙,我感觉处处暗流涌动啊!”也许是多年的摸爬滚打,红的黑的见惯不惊;也许是自身人格魅力在这堆人里面的熏陶,短短几年时间化解了一系列制约工作开展的难题,我以代表身份,每次县人代会上都要提几条关于如何结合巫溪旅游振兴大宁河水运的建议和意见,县人大领导也帮我鼓劲打气。花台监督站建设、金家沟航道整治、船舶的退市与改造等等,一件件催人奋进的实事摆在眼前,感化了“水上人家”,他们终于服气了,连退休多年的老航道工人都赞不绝口。目前,基本达到了班子齐心、职工顺心、工作舒心的局面,每年多个层面的考核,本单位还居然一跃成为了全市本系统的先进典型。下面几个濒临破产的企业也重振“精气神”,跟着我的思路寻找改革出路、探求发展新路,彻底改变了以往整天文进武出到处上访的混乱局面。

在这里,我新接触了许多朋友,他们的任性、率直,着实让我敬佩,这些港航人都基本是“近亲繁殖”,少有文化,说话粗言大语,儿子对老子都可以相互谩骂:“你格老子,再给老子乱搞,谨防老子给你几蒿杆!”他们都是来自船上,大风大浪、大江大河都闯过,谁怕谁?在这里,我也新学到了一门学问,我是外行,人家是“夜壶里面撑船——内航(行)”,不学不行啊!我本是从小家住高山,典型的“旱鸭子”,也许是命运相连吧,我这一生就离不开这条干净清澈的大宁河。10年前工作在花台,我是枕着宁河石,听着如歌的涛声消除寂寞的,从县城到花台妙峡一带的景点——白龙过江、乌龟爬山、云台仙子......。我可以如数家珍,能够“忽悠”游客了。近三年从“二线”又回到“火线”的生动实践,更让我在大宁河怀抱,用诗人一样的眼光去读懂那条独具诗情画意的峡江航道了。

窗外,过年的节奏好快,街道上行人匆匆、车水马龙,天空中一丝冬日的暖阳直射进我的办公室,我听到了春天的脚步,嗅到了春的气息。耳边几声清脆的汽笛好似提醒我又要驾船远航了……(张啟生)

 


【字体: 】【收藏